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厦门信托163亿银信项目违约成都银行被迫

2019-01-22 18:28:41

厦门信托1.63亿银信项目违约 成都银行被迫“讨债”

最近,中体产业()将陷入一桩重大诉讼案件。起因是2012 年2月初,它曾经为下属项目公司重庆沙坪坝体育中心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沙坪坝体育中心投资公司”)的6亿元信托贷款承诺回购受益权。

这笔信托借款在2013年12月29日到期,贷款的资金是由成都银行西安分行提供,然后通过厦门国际信托的单一信托通道操作,目前尚有1.44亿元本金未归还,本金、利息和违约金合计约1.63亿元。

“现在我们正在积极准备应诉,债务最后如何偿还,到时还要看法院判决结果。”4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以投资者身份向中体产业咨询事情进展时,对方如此答复。

6亿信托贷款始末

2011年12月底,沙坪坝体育中心投资公司曾与厦门国际信托签署单一指定贷款项目借款合同,规模为6亿元。资金来源是成都银行西安分行与厦门国际信托签定的单一资金信托。

资金用于沙坪坝区体育中心征地整治和体育场馆的建设。资料显示,该体育中心总占地面积76.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9.4万平方米,投资约12亿元,其中征地拆迁费用约3.6亿元,土地工程费用约4.8亿元。

截至2011年末,沙坪坝区体育中心投资公司的总资产为13.06亿元,总负债为6.8亿元,净资产为6.25亿元。工商资料显示,这家项目公司共有两家股东,重庆沙坪坝区国资委的直属国有公司——重庆迈瑞城市投资公司,持股22%;重庆市中体投资公司持股78%。

中体产业与该公司的关系是,通过控股74.25%的子公司中体奥林匹克花园管理集团持有重庆市中体投资公司19%的股权。上述贷款期限从2011年12月29日至2013年12月29日。

换句话说,该项目是由重庆沙坪坝区政府和中体产业集团合作共建,后者则发挥在打造体育综合体方面的优势,以及在体育场馆规划设计、场馆建设、运营管理、赛事开发等方面的经验。

风控措施方面,中体产业为这笔的信托融资承诺回购信托受益权。即当信托资金到期,重庆沙坪坝体育中心投资公司无法偿还或无法足额偿还这笔信托贷款时,中体产业无条件向银行买入上述信托合同项下信托贷款全部或未足额偿还部分相对应的信托受益权。

另外在反担保方面,首先重庆市中体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重庆宝田地产集团和重庆胜家实业集团愿意就中体产业的回购提供资产保证,三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合计评估价值为7.16亿元。

其次沙坪坝区体育中心投资公司的股东重庆中体和迈瑞公司将其所持有的股权作为担保。“宝田地产集团在当地开发过一些项目,但规模不是很大,实力只是属于中等水平。”重庆一地产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该人士称,开发商一般都很少参与土地一级整理环节。因为涉及征地拆迁,在征地的环节就非常复杂,基本都是交由当地熟悉政府游戏规则的专门公司来操作,以土地出入金来支付拆迁、征地等费用。

“在这个项目上,中体产业、宝田地产之所以参与前期的土地拆迁整理,主要应该是再通过招拍挂,然后参与后期开发的缘故。”该人士分析称。

违约风险爆发

很显然,在信托贷款到期时,上述项目进展并不如预期。由于当地环境政策变化等原因,目前体育中心征地整治工作尚未完成,体育场馆建设等工作未按照原计划进行,当地政府也未按计划推出土地

厦门信托163亿银信项目违约成都银行被迫

,导致重庆沙坪坝体育中心投资公司现金流紧张,无法按期足额还款。

“各方都在努力,想把这个项目继续往前推进,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是比较困难的。”中体产业方面的人士表示。

在2013年,沙坪坝体育中心投资公司偿还2.56亿元信托贷款。在到期后的2014年前3个月,它又归还了信托贷款2亿元。截至目前,该投资公司已偿还信托贷款共计4.56亿元,但是尚有1.44亿元本金未归还。

于是,成都银行西安分行向陕西省高院提起诉讼,要求中体产业履行信托受益权回购义务,本金、利息和违约金合计约1.63亿元。“余款部分债务人与相关机构正在协商解决中。”中体产业说。“因为项目没有推进,所以项目公司手里估计也没有值钱的资产可以抵债。”上述地产人士分析说。

事实上,6亿元贷款规模的企业,对于成都银行也属大客户。其2012年报显示,房地产贷款占贷款总额比例为14.16%,规模位列行业贷款第二位,成都银行2012年最大十户贷款客户名单上,规模最少者为5.9亿元。

“这一项目的爆发违约风险,也将银信合作风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项目的潜在风险揭露出来。”上海一位信托人士分析,尤其是后者基本被信托业认为风险最小。截至2013年4季度末,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基础产业类信托的余额为2.6万亿元,占比排名第一,为25.25%。

事实上,也正是在2012年,成都银行的银信合作业务规模开始爆发。在它的买入返售金融资产项下,信托受益权的规模从零增加至30.39亿元。应收款项类投资项下的理财产品及信托受益权规模,也从2011年的36.69亿元猛增至82.48亿元。

“对于参与土地一级开发的信托产品,都应该小心选择。”上述地产业人士提醒,拆迁遭遇各种困难或者地方政府规划调整都完全有可能导致停滞不前,最终影响偿债能力。

(:DF127)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