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铁路总公司组建进入倒计时国有控股模式不变

2019-03-19 18:16:53

铁路总公司组建进入倒计时 国有控股模式不变

铁道部改革,大幕开启。

铁道部一部分演化为交通运输部下属政府职能部门,另外一部分演化为一个巨型企业——中国铁路总公司。这个公司到底如何组建?资产以及负债如何划分?未来如何运作?

3月11日,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坤分析认为,铁道部政企改革的路径

铁路总公司组建进入倒计时国有控股模式不变

,或与1997年组建国家电力公司并撤销国家电力部改制相似。第一步,实现政企分开,铁道部一部分政府职能人员分拨至交通部、国家铁路局;第二步,将铁道部债务、资产进行划分;第三步,根据地域成立几大铁路分公司,或按络划分成立客运、货运等分公司。

此次政企分开也被认为有利于铁路投融资机制革新。3月11日,一位铁路系统资深专家向本报表示,这一深刻的变革,将更加有利于铁路投资吸引外资、民资进入;而在运营方面,铁路总公司或将仿照航空公司,采取灵活浮动的票价体系,通过价格体系有效实现客流、货流调节。

新公司会承担多少债务?

“中国铁路总公司或不会承担太多的负担,要保证新公司的活力,也保证新公司吸纳各方资本。”

“现在还在走第一步,实现铁路政企分开。”李坤认为,按照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审议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下称《方案》),这一步需要完成职能划分、人事调配等工作。

按照《方案》,铁道部一拆为三:其一,将铁道部拟定铁路发展规划和政策的行政职能划入交通运输部;其二,组建国家铁路局,由交通运输部管理,承担铁道部的其他行政职责,负责拟订铁路技术标准,监督管理铁路安全生产、运输服务质量和铁路工程质量等;其三,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承担铁道部的企业职责,负责铁路运输统一调度指挥,经营铁路客货运输业务,承担专运、特运任务,负责铁路建设,承担铁路安全生产主体等。

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表示,《方案》中提出,国家继续支持铁路建设发展,加快推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和运价改革,建立健全规范的公益性线路和运输补贴机制。同时继续深化铁路企业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而中国铁路总公司成立,首先面临的第一大难题是铁道部背负的巨额债务。铁道部发债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2年三季度,铁道部的总资产为43044亿元,负债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81%,税后利润则为-85.41亿元。且铁道部负债呈连年增加的趋势,其中长期借款达20604亿元,占总负债的77.74%。

针对巨额负债,铁道部部长盛光祖表示,铁道部的负债率没有风险,低于国有企业的平均负债率。铁路债务应由有关部门分辨其属性,如经营性、公益性,按照有关政策法规认真研究、妥善解决。

“中国铁路总公司是一个新生命,或不会承担太多的负担,要保证新公司的活力,也保证新公司吸纳各方资本。”上述专家向本报表示,这个改革路径可以参照日本铁路市场化模式。铁道部巨额的债务,国务院应该成立专门的债务小组,平稳的承接铁道部所有的债务,对铁道部的所有资产进行核查。一种是公益性亏损,如西藏铁路承担西部开发等公益性铁路负担的债务,应该由国家承担;一种是经营性亏损,如一些收益好的公司,如果出现亏损,那么则需要新成立的铁路总公司承担。

而全国人大代表、中隧集团副总工王梦恕也认为,铁道部政企分开后,公益性铁路线路的投入就不能再由成立后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承担了。而已有国土开发性的铁路建设、公益性线路的建设及运营费用就不止千亿元。

李坤认为,铁道部2.6万亿巨额债务,国家会承担一小部分,即将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承担大部分债务。而一些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铁路线路,国家应该会给予经济补贴。“铁道部2.6万亿债务,估计要十年才能消化。”上述专家表示,这需要走很长的路,逐步探索。

组建模式

李坤认为,即将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根据各公司情况,应该会实现国有控股模式。

上述专家表示,国家发改委与国务院调解小组,对铁道部分拆的构想,应该会借鉴日本国铁民营化模式,中国铁路总公司可以有两种模式:一、按照地区划分,如华东、华中、华北等分成若干个分公司,由总公司控股;二、按照络划分,如铁路基础设施公司、铁路货运公司、铁路客运公司;或者按照两种相结合的模式,来架构铁路总公司。

上述专家表示,日本铁路彻底实现民营化,用了十年。1987年4月,日本实施了国铁的分立民营化改革。改革后组建的JR铁路集团,按地域分为6家铁路客运公司,并成立了1家全国统一运行、向客运公司租借线路的货运公司,新公司最初是国家全额出资,但后来被要求必须尽早出售股份,向纯粹的民营公司转化。

“铁道部分拆后,投资计划仍将按‘十二五’规划推进,不会有调整。”3月10日,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公开表示,新组建的中国铁路总公司,希望社会资金积极投入,也鼓励外资投入。

“中国铁路总公司应该会坚持国有控股模式。”李坤认为,铁道部改革,会借鉴电力模式,拆分铁道部才刚刚起步,而即将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根据各公司情况,应该会实现国有控股模式。

而李坤表示,中国铁路总公司将更加市场化,长期维持在低位的绿皮车或将涨价,长期位处价格低位的铁路货运也将涨价,而高铁涨价幅度或不大,“价格制定方面,应该会受到中国铁路局、交通部、发改委的审批才可以调价”。

而上述铁路系统资深专家认为,铁路票价将来或像航空公司机票一样,采取灵活的浮动机制。中国铁路总公司可借鉴航空公司经验,火车票可以打折,有运营的机动权。如大年三十铁路运输量600万人,年初一300万人、年初二400万人,如果初一打对折、初二六折,采取这样的价格浮动,实现分流目的。

“灵活的票价体系,就不会出现中国铁路大量的空拉现象。”上述专家认为,国外的高铁采取灵活的票价机制,有青年票、老年票等,如法国今年4月将推出廉价高铁,而中国的商务座、特等座长期处于“空拉”状态。

“中国部分客运超前发展,而货运铁路发展速度跟不上。”上述铁路系统专家表示,中国铁路总公司成立以后,会大力发展铁路货运。目前,中国铁路货运运量只能满足30%的市场需求,长期的供需不平衡,导致铁路货运领域腐败丛生。目前,中国能源运输领域,已经喜迎了如伊泰煤炭集团、广汇能源集团等大型民营企业投资铁路领域,而未来或吸引更多的民资、外资参与货运铁路投资、建设、运营等,进步一激活市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