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哈高科股权转让活雷锋揭秘控股股东或扮救世

2019-01-29 20:56:54

哈高科股权转让活雷锋揭秘 控股股东或扮救世主

哈高科多次依赖普尼太阳能的股权转让扭亏为盈,而接盘对手方总是扮演高价买入的“活雷锋”角色。

证券时报通过调查发现,在最近一次股权转让的接盘方中,杭州加乾实业控股股东的法人代表曾是哈高科控股股东新湖集团的财务部经理。

深陷财务困境的哈高科(600095),多次依赖于普尼太阳能(杭州)有限公司(下称“普尼公司”)的股权转让扭亏为盈,而接盘的对手方总是扮演“活雷锋”的角色。

证券时报通过调查发现,哈高科控股股东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可能正在自编自导自演这一角色。在最近一次股权转让的接盘方中,杭州加乾实业控股股东的法人代表曾是新湖集团的财务部经理。

接盘方注册地“查无此人”

日前,哈高科通过对普尼公司的一番高价出售低价增持,使得2012年度增加约6450万元利润。这笔收入,足以使前三季亏损近3300万元的哈高科扭亏为盈。普尼公司经营太阳能电池

哈高科股权转让活雷锋揭秘控股股东或扮救世

,今年这一行业正在经历寒冬。

哈高科出售普尼公司261万美元股权,杭州加乾实业投资合伙企业系第二大接盘方,受让59万美元股权,耗资2024万元人民币。资料显示,加乾实业法人代表为陈黎昌,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等。杭州上城区清江路一带系国内著名的服装批发市场,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就坐落于此。

查阅工商资料获悉,加乾实业注册地址为杭州市上城区清江路138号2003室。清江路138号系四季星座大厦所占地,该大厦的业务定位非常简单,上下20层均为服装批发商铺。与加乾实业注册地址20层03号铺面(即2003室)所对应的却是一家服装批发商铺,该商铺经营面积约20平方米,一捆捆的服装堆满了货架,一对小年青正在电脑旁边议论着手中的货单。

上前询问,两人表示清江路138号2003室就是这里,但没有加乾实业这家公司,也不认识陈黎昌这个人。相反,他们在看了资料后反问:“为什么我们的店址被别人注册了?”同时,也从该大厦物业方面获悉,四季星座并无名为加乾实业的公司。

新湖系身影显现

加乾实业成立于2012年11月28日,注册资本500万元,股东包括浙江瑞特实业有限公司和自然人尹平,其中瑞特实业投资额445万元,持股比例89%;尹平投资55万元,持股11%。瑞特实业成立后不久,即参与了普尼公司的股权认购。

瑞特实业的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1年10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人代表尹载青。住所为田家桥2号四楼427、429、431室;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建筑材料、化工产品等。其股东分别为尹载青、程玉玲和程江,其中尹载青为大股东,投资2250万元,持股45%,程玉玲投资1750万元,持股35%;程江投资1000万元,持股20%。

与加乾实业如出一辙,田家桥2号也没有瑞特实业的踪迹。在田家桥2号现场,整个大楼正在装修。据一位装修工人说,整栋大厦将改装成酒店,早已没有公司在此办公,也不清楚原来那些公司迁往何处。

不过,大楼里面留下的字迹引起了注意。印有“新湖明珠置业”的胶带,还紧紧地贴在玻璃门上;大楼的外墙上,“新湖”两个大字还清晰可见。

杭州资本界人士对田家桥2号并不陌生。这里曾是新湖集团的造系之所。伴随着新湖系的扩容,新湖集团于2007年举家搬迁至杭州西溪路的新湖商务大厦。直至今日,包括新湖集团在内的新湖系成员,它们的注册地均为“田家桥2号”。

事实上,瑞特实业2005年时曾受新湖集团控制。

法人变更

2005年5月,新湖中宝(600208)公告称,公司与下属子公司浙江允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拟收购新湖集团和浙江瑞特实业有限公司分别持有的浙江嘉善新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的股权,转让价款共计4000万元。公告称浙江瑞特实业公司由新湖控股有限公司控股,此番股权转让构成关联交易。新湖控股为新湖集团旗下公司,但该公告并未阐明新湖控股控制瑞特实业的具体方式,例如间接还是直接、控股比例等。

当时的公告还显示,瑞特实业2005年5月的法人代表为杨跃杰。与7年前不同的是,瑞特实业如今的法人代表已经发生变更,瑞特实业大股东尹载青替代了杨跃杰成为瑞特实业法人代表。

瑞特实业法人代表的变更,可能有四种情况:一是新湖集团因缩减瑞特实业所持股权而失去控股权;二是简单变更法人代表,新湖集团仍掌控瑞特实业;三是在退出瑞特实业股权后,新湖集团仍在背后实际掌控;四是新湖集团完全退出,与瑞特实业没有任何关系。

瑞特实业的后台

“原来尹载青在新湖集团就职,但他离开新湖集团已经10来年了,自本人2001年8月在新湖集团就职以来,未曾与尹载青共事过,现在也不清楚尹载青去向。新湖集团成立以来进出的员工多达百人,完全出去后又与新湖有业务来往也不是不可能。”哈高科财务总监兼副总经理相子强对说。相子强同时表示,瑞特实业与新湖集团已没有任何关系。

但新湖集团的一位在职员工对称:“瑞特实业是新湖集团子公司,但由于新湖系资产庞大,旗下公司众多,所以并不是新湖旗下所有子公司均在新湖商务大厦办公室。”这一说法与相子强所言明显相左。

已中止上市的新湖系成员新湖创业(600840)2000年年报显示,在2000年4月到2001年11月期间,尹载青曾先后任职新湖创业财务总监和副总经理,在此前还担任新湖集团财务部经理。尹载青在新湖创业任职期间,现任新湖集团的多名高层也在新湖创业任职。尹载青辞职系因为工作调动。

查询新湖集团通讯录,上述在职员工找到了瑞特实业的办公地址及联系方式,其中还包括加乾实业法人代表陈黎昌联系方式,新湖集团上述在职人员称陈黎昌为“小陈”,颇有两人“很熟”的意思。

在杭州黄龙附近的一栋写字楼1708号,证券时报找到了瑞特实业的藏身地。

经过近10年发展,瑞特实业规模似乎没有太大变化。与瑞特实业紧邻的公司,是新湖集团全资子公司浙江恒兴力控股集团,该公司的入门口,新湖的LOGO格外醒目。

与瑞特实业一工作人员进行了简单沟通。该公司有关人员称,瑞特实业虽是新湖集团子公司,但彼此独立,且拥有各自法人代表。据查实,2001年至今,瑞特实业无任何股东变更记录。

监管层人士:鼓励律师牵头撰写重组报告书

23日了解到,在日前举行的一场培训班上,监管层人士表示“鼓励律师牵头撰写上市公司重组报告书”。

据与会人士透露,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陆泽峰在培训班上称,律师要守住法律底线,要勇于挑战行政机关。

他同时称,律师业要发展,律师就必须要有专业判断,不能一直抄文件。并表示“鼓励律师牵头撰写上市公司重组报告书”,“投行可以回归自己的专长:估值和承销。”

实际上,证监会4月28日公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已经提出“提倡和鼓励具备条件的律师事务所撰写招股说明书。”

一位律师事务所律师表示,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证券发行过程主要是由律师主导,投资银行更多是在承销阶段发挥作用,这是一种国际上通行的做法。“作为专业从事此类相关业务的法律从业人员,支持这样提高律师在IPO业务中话语权的努力。”

另有律师表示,律师更具中立性,更擅长语言严谨性和逻辑严密性,由律师对企业进行合规性审查以满足证监会审核要求、撰写招股说明书,更能体现律师的专业价值。

据了解,目前,律师可能以两种身份参与到IPO中,一种是发行人律师,由拟发行人聘请,属于规定动作;一种是保荐人律师,通常属于保荐人的自选动作,常见于由保荐人保荐的较大规模的项目。

对于律师参与撰写上市公司重组报告书、招股说明书,业内人士指出“尚需要循序渐进”。因为我国很多律师事务所在行业研究、财务分析方面的专业能力不强,对招股说明书中的许多章节难以把握。因此,律师想要真正在重组报告书、招股说明书撰写中发挥作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对自身的完善等。(证券)

调整利益格局 央企改革如何破题

从目前来看,进一步深化改革无疑是我们未来前进的方向。如果说30年前的改革主要是从增量着手,那么当今的改革则必然触及已经“固化”的利益存量。所谓改革进入深水区或攻坚区,其实质就是涉及到了已经“固化”的既得利益群体。

改革要想继续推进,绕不开政府自身利益的调整,这主要表现在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中,政府收入快速增长,占GDP的比重越来越大,居民收入占比越来越小。公开数据显示,我国GDP从2000年89404亿元,到2011年增至471564亿元,12年增长427%;同期全国财政收入从13395亿元增至103740亿元,增长674%(还不包括政府性基金等非税收入);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从6280元,增加到2181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更只从2253元增至6977元,分别仅增长247%和210%。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也有许多具体现实的原因。而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就要约束政府财政收入过快增长的趋势。但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政府财政收入不可能下降,这首先是因为,我国公共财政和社会保障的水平还很低,还需要有很大一块财力加以保证。

但是国企特别是央企的利益“固化”藩篱,则到了可以突破的时候了。根据财政部公布的《关于2012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说明》统计,已纳入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范围的中央企业资产总额为33.81万亿元,2011年实现利润总额1.49万亿元,实现净利润1.11万亿元,2012年预计收取中央企业税后利润823亿元,仅占其净利润的7.4%。这一比例欧美国家为42%~65%、新西兰70%、挪威20%~53%。不仅如此,在800来亿元的资本收益中,调入公众财政预算用于社会保障的资金仅40亿元,占央企全部净利润的比例不足万分之五,这还是国资委下辖的非金融央企。至于金融央企,仅银行去年净利就超过1万亿元,可公共财政拿到多少呢?似乎不多。日前有消息称,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美国政府通过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向美国国际集团(AIG)注资1820亿美元,如今已悉数出售AIG的全部剩余股份,累计获利227亿美元,从而为金融危机期间美国政府最大的救助案划上了句号。中国的国有大行也多次获财政部注资,仅工、农、中、建四大行为改制上市注资就超过3000多亿美元,近10年过去了,财政部又分得多少红利,实现多少资本收益?

现在许多央企是盈也不好,亏也不好,盈了说是暴利,亏了(如两桶油炼油亏损)说是争补贴。为什么?原因之一就是央企经营缺乏透明度。要拆除央企的利益“固化”藩篱,首先要财务透明,金融央企也罢,非金融央企也罢,大股东按股份比例获取多少收益,均需公开透明,而不能内部循环暗箱操作。二要提高资本收益比例,目前金融央企加上非金融央企一年净利达2万多亿元,按大股东60%的持股比例,获益就在1.2万多亿元,一半上缴财政部就有5千亿~6千亿元,现在企业给职工缴纳的各种保险加上住房公积金,比例已经不小,然而社保个人账户空账还在逐年增加。正因为此,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才会公开表示,政府部门不应该拥有那么多以企业形态存在的资产,并建议划拨30%到50%的国有资产到社保基金。央企改革叫了那么多年,始终动不起来。现在是到了“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的时候了。我们期待着从最难调整的利益格局开始,让民众分享更多的改革红利。(理财周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