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被调查女富豪何燕曾拒上福布斯榜用假名后同

2019-02-06 01:53:30

被调查女富豪何燕曾拒上福布斯榜 用假名后同意

这几年来,金螳螂设计施工了一大批有影响的工程,包括鸟巢、国家大剧院、国家博物馆、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厅、通用中国总部大楼、世界佛教大会主会场无锡灵山胜境梵宫等

短短一周,昔日的三位明星富商接连被调查,引发资本市场“地震”不断:

7月18日,地处四川的国腾电子突然停牌,公司称,因公共传媒出现关于公司的信息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公司将于早间停牌。而实际原因则是其董事长何燕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已被相关部门控制。

7月22日,位于浙江的金螳螂股价急速跳水并以跌停报收,成交量也创出历史新高。次日,公司公告称,目前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兴良因个人原因正配合检察机关协助调查。

7月25日,四川的明星电缆向上交所申请了为期一天的停牌,促使其停牌的原因是当日有报道称,明星电缆董事长李广元已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

何燕事发源于2000亩教育用地

7月18日,何燕事发。据悉,何燕其实早在6月30日就被公安带走,且由公安部直接指派执行。

事发之初,国腾电子就以公告形式极力撇清其与实际控制人何燕的关系,即便如此,复牌后公司股价还是在短短几分钟内跌停。

根据目前媒体的报道,对于何燕被带走的原因猜测集中于两点:一是涉嫌更改土地用途,二是涉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2001年,国腾集团在位于成都市郫县与金牛区交界处征地超过2000亩。当时征地的用途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建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简称成都学院),一部分是开发国腾科技园。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透露,当时征地2000余亩

被调查女富豪何燕曾拒上福布斯榜用假名后同

,属教育用地性质,平均每亩价格低至2万元,仅为同期商业用地市场价的3%~5%。但建成后学校实际占地只有1100多亩,余下900余亩土地被国腾集团囤积。2008年国腾集团与成都高新置业开展合作,在之前囤积的土地上开发出“创智联邦”写字楼等项目,并于同年12月31日举行奠基仪式,2010年7月正式开盘,国腾集团官方站显示,该项目占地78.4亩。

2013年7月22日,媒体证实,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亮近日也被成都纪检部门立案调查。据悉,徐亮被调查与何燕案有密切联系,而徐亮和何燕的交叉点或源于前述土地使用性质的改变。

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主政成都后期,成都市提出北部城区改造。改造启动后企业外迁,腾出的地块先后挂牌出让,“所有涉及土地的,最后都得由李春城签字,李春城落马必然牵出一系列土地出让方面的问题。”该知情人士称,何燕被调查,很可能与成都学院的地块有关。

另有知情人士称,前期已被调查的四川省前文联主席郭永祥与何燕相识多年,而何燕与郭永祥几乎是在同期接受调查。

被指“涉嫌侵占巨额国有资产”

今年52岁的成都女富商何燕是典型的川妹子。她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1991~1993年在中国非金属矿业总公司工作,1993年至1995年在中国物资储运成都集团投资服务公司工作。

1994年,时任成都中储公司投资部经理的何燕看中了国内IC卡机的巨大市场,就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几名技术工程师一起创业开创国腾通讯有限公司,投资生产了国内第一台IC卡机,在邮电部门的认可下迅速占领全国市场,国腾一战成名。

但《经济观察报》援引熟悉何燕的人士的话:何燕是靠前夫赵平原和商地置业公司总经理宋克荒,在IC卡的生意上挣到了第一桶金。

此后,何燕的事业越做越大。1999年成立四川省华威信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她出任法定代表人;2003年,她出资1000万元,创立成都国腾微电子有限公司,出任法定代表人;2008年4月,国腾电子完成股份制改造,更名为成都国腾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700万元;截至2009年底,与何燕有直接控股关系的公司多达19家,旗下业务包括IPTV、第二代身份证专用读写机、中国自主开发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等。

2001年,何燕首次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82,个人资产约7000万美元。而榜单上的名字却是“何然”。

《世界经理人》曾对此作过报道:之所以要用“何然”这个名字上榜是因为《福布斯》杂志第一次派人来找何燕核实财产状况时,被她一口回绝,自称“没什么钱”。《福布斯》杂志则“威胁”说不合作也要将其列上榜,何燕态度才软化,只是要求公开名字时要把何燕改成何然。此后,她就以“何然”之名成了富豪榜上的常客。

2010年8月,成立7年的国腾电子终于敲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招股说明书显示,何燕通过成都国腾电子集团成为国腾电子的实际控制人,成都国腾电子集团持有国腾电子2664万股,而何燕则持有前者51%的股权。依此推算,何燕持有国腾电子约1359万股。上市前,国腾电子的发行价为32元,保守计算,上市可使何燕的账面财富接近4.5亿元。这一年,何燕49岁。

超过50亿元的大集团在5年内由纯粹的国企变为私企,何燕和她的“国腾系”一直都处在质疑漩涡中。2000年12月,一封指控何燕“涉嫌侵占巨额国有资产”的举报信就惊动了国家几大部委。调查延续3年之久,最终结论是:在国腾系企业变更过程中,并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不予立案。

李广元获得央企大单因为“背靠大树”

继何燕之后,李广元成了又一位被调查的上市公司“掌门人”。

据《新京报》报道,7月中旬,四川明星企业家李广元被相关部门从北京带走,事发与郭永祥案有关。此消息获得四川省纪委相关人士证实。

安徽商人李广元是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明星电缆)董事长。2003年,他率领30个人的团队在四川乐山创办明星电缆。成立第一年,公司产值达2亿元;不到6年,产值近30亿。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04年,尚未正式投产的明星电缆就被四川省科技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在投产一年内,拿到了当地电信、石油系统的多个订单,成为主要供应商。招股说明书显示,明星电缆的客户多为包括央企在内的大型企业。中核、中广核、中石油、中石化、五大发电集团、中国化工集团等巨头,皆在明星电缆的客户名单中。

2012年5月7日,该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按每股6.38元计算,36岁的李广元身家超过13亿。

公开资料显示,明星电缆专业从事电线电缆设计开发,是西南地区特种电缆龙头企业。曾长期为都江堰紫坪铺水利枢纽工程提供特种电缆。都江堰紫坪铺水利枢纽工程始建于2001年3月,是中国实施西部大开发的十大标志性工程之一。

《新京报》报道称,郭永祥自调任四川以后,仕途就与该水利工程紧密相连。作为四川一号工程,无论是奠基仪式,还是下闸蓄水仪式,作为省领导的郭永祥都会参加。2006年1月成为副省长之后,郭永祥分管省水利厅、省政府救灾办等单位。该工程自然成为其管辖重点,他每年都要去那里检查防洪工作。

四川商界人士认为,年轻的李广元能获得央企大单,得益于“背靠大树”。《新京报》援引与李广元相识多年的商人的话说,李广元与郭永祥关系密切,明星电缆的发展得益于郭永祥的相助,特别在石油化工领域,因为郭在石油系统工作26年。这位商人还表示,李广元的岳父曾是四川南充市的官员,李是通过岳父及老乡与郭永祥相识。

自2012年8月以来,“调查风波”在四川政商界持续蔓延,迄今涉及的商界大佬已有8人: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成都建工集团董事长张俊、成都兴蓉集团董事长谭建明、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金路集团董事长刘汉、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邓鸿,再加上何燕和李广元。据悉,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涉嫌严重违纪的四川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以及同样严重违纪的四川省原文联主席郭永祥等案件。

江苏首富朱兴良被监视居住

远在四川的何燕案持续发酵,新入选江苏首富的上市公司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螳螂)实际控制人朱兴良又被曝“失踪”。

7月22日,一则关于“朱兴良失去联系”的传闻迅速蔓延。当天下午,金螳螂股价急速跳水并以跌停报收,成交量创出历史新高。次日,金螳螂发布公告称,目前朱兴良因个人原因正配合检察机关协助调查,公司及其家属仍未能与其本人取得联系。

对于朱兴良到底出了什么事,金螳螂未透露。但据《华夏时报》引述一位接近金螳螂公司的人士介绍,朱兴良先是被纪委带走协助调查,回来没几天又被异地检察机关带走。

针对传闻,苏州市检察院一位人士也向《华夏时报》表示,或许是因为最近苏州金融界查得严,正好让朱兴良撞上了枪口。他说:“一般来说,如果企业老板被纪委带走,则很有可能牵涉到了党政官员,如存在行贿行为等,但目前苏州检察机关还没有相关信息。”

7月27日,消息来了。检察机关于当日起对朱兴良执行监视居住。

今年54岁的朱兴良毕业于苏州城建环保学院,“父母都是教授,家庭环境很好”。1993年成立金螳螂公司,公司当年的全年产值仅0.26亿元。

2006年11月20日,金螳螂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建筑装饰企业。随后风生水起。公开资料表明,这几年来,金螳螂设计施工了一大批有影响的工程,包括鸟巢、国家大剧院、国家博物馆、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厅、通用中国总部大楼、世界佛教大会主会场无锡灵山胜境梵宫等,这些建筑几乎囊括了大型公共建筑的各个领域。

据《第一财经》报道,朱兴良和侄女朱海琴通过其控股公司间接持有金螳螂45.65%股权。2013年5月底,金螳螂股价创历史新高,朱兴良家族的持股市值也突破了200亿元。在《新财富》等媒体发布的排行榜上,朱兴良均被称为江苏首富,位居全国前30位。2013年7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锋建立的云锋基金也参股金螳螂。

值得一提的是朱兴良和“官场”的关系,一位与之相识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朱跟官员走得很近。由于长袖善舞加上为人实在,他这些年积累了不少人脉,金螳螂频频接到大单。

其实,在朱兴良“失踪”前,苏州金融圈就已麻烦不断。《华夏时报》称,7月初,某国有大型银行苏州分行曝出“理财欺诈案”,震动当地金融界;5月,因特大受贿案,苏州市吴江区3名商业银行行长同时被查;4月初,上市公司苏州高新原董事长纪向群因巨额受贿案被检察机关逮捕。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